洛阳九亿重工集团有限公司

生物医药领域新一代领导者榜单出炉,21位青年才俊上榜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编辑

近日,知名行业媒体Endpoints News发布了生物医药领域40岁以下新一代领导者榜单(The 20 under 40 in Biopharma),总计21名年轻科学家和企业家上榜。Endpoints的文章指出,他们正在追逐远大的理想,有望帮助重塑医药领域。今天这篇文章里,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将介绍上榜的21名青年才俊。

Omar Abudayyeh,Jonathan Gootenberg(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员,Sherlock Biosciences联合创始人)

Omar Abudayyeh和Jonathan Gootenberg博士师从CRISPR基因编辑先驱张锋教授,在读博士生时,基于NIH合作伙伴的数据,他们发现了名为Cas13的新Cas酶。与在DNA基因编辑中常用的Cas9不同的是,它靶向RNA,而且在识别RNA序列后,会将周围的所有RNA切碎。

Cas13成为创新分子检测手段的基础。大多数病毒基因组由RNA构成,当靶向病毒序列的Cas13与病毒基因组的特定序列结合后,会激活并切断报告RNA,释放荧光信号。

在这种分子检测的基础上,Sherlock Biosciences公司诞生了,它已经融资接近1.3亿美元,开发癌症和传染病分子检测。

Theonie Anastassiadis(Alltrn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创新官)

Theonie Anastassiadis博士在投资公司Flagship工作时偶然接触到了tRNA生物学。tRNA是细胞中蛋白合成机制的重要组分,它通过识别mRNA上的编码,将对应的氨基酸运输到核糖体中,合成多肽链。很多罕见病产生的原因是由于mRNA上的编码错误,给蛋白合成发布了错误的终止信号。治疗这些疾病的一种策略是使用mRNA或基因疗法来替换错误的编码。

而另一种策略是替换tRNA,让tRNA识别过早出现的终止密码子,并且添加正确的氨基酸。它的优点在于,由于很多不同疾病是由于同一类型的密码子突变产生的,改变tRNA有望用一种药物治疗多种疾病。

Theonie Anastassiadis博士在Flagship内部联合创建了致力于开发tRNA技术平台的Alltrna。去年11月,这家公司宣布完成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Anastassiadis博士表示,目前公司的主要目标是通过工程化改造tRNA,纠正导致蛋白合成过早终止的无义突变,不过该公司的愿景是利用不同的tRNA改变mRNA的转译结果,修改在癌症和其它疾病中失调的生物过程。

Sam Bakhoum(Volastra联合创始人)

Sam Bakhoum博士在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拥有自己的实验室,他的突破性研究指出,肿瘤细胞的染色体不稳定性(chromosomal instability, CIN)是驱动癌症转移的重要因素。CIN是由于肿瘤细胞在进行有丝分裂时产生错误,导致染色体片段会游离到细胞核之外。这种位于细胞质中的DNA不但会通过刺激NF-κB信号通路来促进癌症转移,而且能够激发肿瘤细胞释放具有免疫抑制能力的细胞因子,防止肿瘤细胞被人体的免疫系统发现,从而进一步促进肿瘤细胞的转移。

基于这一发现,Bakhoum博士联合创建了Volastra公司,致力于通过靶向染色体不稳定性,开发阻止癌细胞转移的方法。该公司已经与微软和百时美施贵宝达成合作。

Jake Becraft(Strand Therapeutics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ake Becraft博士是一名合成生物学家,他与麻省理工学院(MIT)的Tasuku Kitada博士一起,联合创建了Strand Therapeutics公司。在MIT的合成生物学中心工作时,他领导了对mRNA编程的合成生物学语言的开发。

Strand Therapeutics公司的目标是利用合成生物学对mRNA进行改造,生成可编程、长效mRNA疗法。它们不但能够自我扩增,而且能够被精准递送到细胞中,提供使用一剂疗法治疗多种疾病的潜力。该公司去年与百济神州达成研发合作,共同开发治疗实体瘤的免疫疗法。

Seemay Chou(Arcadia Scienc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Seemay Chou博士曾经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学系的教授。她的实验室主要研究驱动动物和微生物之间相互作用的机械力。在她的研究中,她使用了生物学研究中不常见的模式生物——蜱虫。在她看来,使用非传统模式生物进行科学研究可能开辟创新科学发现的新途径。比如,蜱虫已经进化出能够麻痹人类皮肤感知的化合物,让它在叮咬皮肤时不会被人发现。它的唾液可能是皮肤相关研究和疗法开发的潜在宝藏。

Chou博士联合创建的Arcadia Science公司的目标是驱动研究人员进行开放式,好奇心驱动的研究,特别专注于对研究较少的物种的研究。该公司认为,大自然通过上百万年的进化过程,可能已经发现了解决多种医学问题的答案,科学家们通过研究更为广泛的物种,可能发现生物创新、开发新技术和产品。

Abasi Ene-Obong(54Gen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如今,虽然科学家们已经完成了对人类基因组的测序并且构建了完整的基因组图谱。然而由于在进行测序时取样的偏倚,世界人口在基因组序列上的多样性并没有得到完全的代表。比如,非洲人群具有世界上最高的基因组多样性。然而,在基因组研究中,杭州容融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非洲人口基因组序列只占研究数据的不到3%。

Abasi Ene-Obong博士是54Gene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的目标是增加非洲人口基因组数据在基因组研究中的应用。该公司预计到今年年底将获得超过10万份样本,生成大量来自非洲人口的基因组数据。这些数据不但将提高基因组序列的多样性,而且可能提供开发创新疗法的线索。

Nicholas Flytzanis(Capsid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官)

Nick Goeden(Capsid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

腺相关病毒(AVV)是递送基因疗法的重要载体之一,虽然使用AAV递送的基因疗法已经获得FDA的批准并且在临床试验中被广泛使用,但是它仍然具有一系列局限性。包括载荷有限,不能有效将转基因递送到特定组织中,以及潜在毒性。Nicholas Flytzanis博士和Nick Goeden博士联合创建的Capsida Biotherapeutics公司的目标是利用其独有的AAV工程化平台,生成靶向与疾病器官相关的特定组织或细胞的病毒衣壳,同时限制基因疗法在不相关组织中的转导,从而提高基因疗法的疗效和安全性。它在去年完成1.4亿美元的A轮融资,并且与CRISPR Therapeutics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共同研发利用工程化AAV载体递送的体内基因编辑疗法,用于治疗家族性肌萎缩侧索硬化(ALS)和弗里德赖希共济失调。

Isaac Kinde(Thrive公司联合创始人)

Isaac Kinde博士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师从癌症研究先驱Bert Vogelstein教授。他帮助开发的液体活检对循环肿瘤DNA(ctDNA)中的基因组突变和血浆中与癌症相关的蛋白标志物进行分析,发现多种不同癌症类型中的共同特征。基于这一检测诞生的Thrive Earlier Detection公司在2019年获得1.1亿美元的A轮融资,致力于开发一款可以在癌症早期检测多种癌症类型的液体活检。2020年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研究显示,该公司的CancerSEEK检测添加到常规癌症筛查中,能够让医生检查到52%的癌症,是常规筛查(26.1%)的接近两倍。

在2020年,Exact Sciences宣布收购Thrive公司。Kinde博士目前在Exact Sciences公司负责评估新兴技术,让液体活检更为简便迅捷,并且扩展其可及性。

Najat Khan(强生药物研发首席数据科学官)

Najat Khan博士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攻读有机化学博士学位时同时选修了计算机科学课程,学习如何使用数据预测哪些分子与癌细胞表面的特定受体的结合力更强。虽然如今利用人工智能进行分子设计和优化已经在多家生物技术和医药公司中得到应用,但是在十多年前,这看起来是个冷门的决定。

最终,Najat Khan博士的研究项目开花结果,她开发的算法不断从失败中学习和迭代,从而不断优化候选分子。这一项目的成功成为她事业腾飞的起点,最终她被强生公司录用,成为医药研发部的首席数据科学官,领导约150名科学家和工程师,力图将机器学习和其它数据科学工具整合到药物发现过程中。

Isaac Klein(Dewpoint Therapeutics公司首席科学官)

自从2017年以来,Isaac Klein博士一直在Whitehead研究所进行生物分子凝聚体(biomolecular condensates)的研究。在细胞中,除了大家熟知的线粒体、内质网等具有细胞膜的细胞器以外,还存在着多种没有细胞膜的细胞器,这些无膜细胞器通过液-液相分离(liquid-liquid phase separation, LLPS)形成,它们在细胞内广泛存在,可以将蛋白质、RNA和其他大分子聚集在一起,并隔离无关的分子,加速化学反应的发生。这些无膜的细胞器也被称为生物分子凝聚体。

Klein博士加入的Dewpoint Therapeutics旨在发现与疾病相关的聚集体生物学,然后开发靶向这些通路的小分子药物。该公司已经与默沙东、辉瑞、拜耳等医药公司达成合作。Klein博士表示,生物分子聚集体可能为癌症药物开发提供一个“全新的世界和全新方式”。

Tim Knotnernus(Agomab首席执行官)

Tim Knotnernus先生曾经在风投公司Aescap Venture公司任职,负责对欧洲医学公司的投资。不过他更喜欢在药物开发的过程中担当更为积极的角色。这让他在2019年成为Agomab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致力于开发模拟肝细胞生长因子(HGF)的激动性抗体药物agomAbs。

肝细胞生长因子(HGF)是一种由人体多种器官产生的具有多种生物活性的多肽生长因子,HGF通过旁分泌或自分泌机制,对细胞生长和分化、血管生成、胚胎发育、伤口愈合和修复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三十多年的研究显示,HGF在器官纤维化、炎症、自身免疫疾病和退行性疾病的临床前模型中均显示出有效的治愈潜力。

AgomAb研发的针对MET受体的激动性单克隆抗体agomAbs,能够以高亲和力结合MET,促进受体二聚化和活化,达到代替HGF的分子作用。AgomAbs不仅保留了HGF治疗潜力,同时更稳定,毒性更低,更为安全。

最近,该公司收购了西班牙生物技术公司Origo,进一步扩展了公司的研发管线。

Claire Mazumdar(Bicara公司首席执行官)

Claire Mazumdar博士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癌症生物学博士学位后,先后在Editas Medicine公司和风投公司Third Rock任职。很早她就决定致力于将科学转化成疗法的工作,而不是像父母一样在学术界耕耘。

在2020年,她成为Bicara Therapeutics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的主打在研疗法BCA101是一款双特异性抗体。它的一端可以与癌症细胞表面的EGFR受体结合,另一端是TGF-β陷阱。TGF-β在构建具有免疫抑制能力的肿瘤微环境中起到重要作用,通过捕获TGF-β,这款疗法可能改变肿瘤微环境,帮助增强免疫细胞的抗癌活性。目前它在1/1b期临床试验中接受检验,预计在今年年底获得结果。

Dina Radenkovic(Gameto公司首席执行官)

女性在出生时有大约2百万个卵子,然而35岁之后,卵子的数目大幅度减少,到45岁时,大部分女性几乎无法怀孕。虽然人的寿命在不断延长,但是女性的生殖能力并没有得到改变,主要原因之一是卵巢衰老的速度是身体其它部分的5倍!

这是Dina Radenkovic女士创建的Gameto公司旨在解决的问题。该公司的目标是通过开发卵巢治疗平台,让卵巢衰老的步伐与其他器官的衰老速度同步。在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George Church教授实验室进行的一些初期研究显示,Gameto在解决加速卵巢老化的问题上取得了突破,生成了首批人类卵巢重编程细胞(颗粒细胞和卵母细胞前体)。该平台最初将用于改善辅助生育过程,并希望最终能够研发出解决更年期女性医疗负担的细胞疗法。

Aaron Ring(耶鲁大学教授,Simcha公司创始人)

耶鲁大学教授Aaron Ring博士代表了转化研究领域的一股新兴力量。自2015年来,他已经帮助推出多家生物技术公司,包括ALX Oncology,Ab Initio Biotherapeutics。最近一家公司为Simcha Therapeutics。Ring教授实验室的研究显示,经过蛋白工程改造的细胞因子IL-18在动物模型中具有强力抗肿瘤效应。相关研究于2020年在《自然》杂志上发表。基于这一研究创建的Simcha Therapeutics公司在今年初完成4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其主打潜在“first-in-class”IL-18变体目前已经进入1/2期临床试验。

Lex Rovner(64x Bio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Lex Rovner博士在哈佛大学George Church实验室做博士后时,基于该实验室的技术,联合创建了合成生物学公司64x Bio。该公司的目标是利用高通量筛选,发现能够大量提高病毒载体生产力的细胞系。其独有的基因条形码系统能够将病毒载体生产力的信息与生产载体的细胞系联系起来,从而允许同时平行筛选上百万种候选细胞系。该公司今年完成5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Rovner博士表示,这一技术可能革新基因疗法的经济学,扩展这一治疗模式触达的患者群。

Nabiha Saklayen(Cellino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Saklayen博士是一名毕业于哈佛大学的物理学博士,在学习期间,她开始涉足生命科学领域。在2017年,她与另外两名伙伴共同创立了Cellino Biotech公司。该公司的技术平台结合了无标记成像、高速激光编辑和智能算法(AI)技术,能够实现细胞重编程、扩增和分化的自动化。该突破性方法能够在单个设施中并行处理成千上万的患者样本,使更多患者受益。它于今年1月完成8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Saklayen博士也曾经登上福布斯“30under30”榜单和《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榜单。

Sharif Tabebordbar(Kate Therapeutics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官)

Sharif Tabebordbar博士的父亲因为一种肌肉萎缩疾病逐渐失去了行走的能力,这让他致力于开发治疗肌肉萎缩疾病的疗法。基因疗法在治疗这类疾病方面已经显示出良好的前景,然而如何让递送基因疗法的病毒载体能够靶向肌肉,而不是被肝脏吞噬,是科学家们需要解决的问题。

Tabebordbar博士的策略是生成上百万种不同的病毒变体,然后注射到小鼠或猴子中。通过对动物组织的测序,他可以确定哪种病毒变体能够更有效地转染肌肉。他的研究结果已经催生了一家名为Kate Therapeutics的生物技术公司。他希望这项研究能够带来更为安全有效的疗法。

Pamela Ting(诺华,科学家)

Pamela Ting博士是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的科学家。她领导的工作旨在开发一种治疗镰刀型细胞贫血症的小分子药物。镰刀型细胞贫血症影响成千上万名非洲患者,虽然治疗这种疾病的基因疗法有望获得批准,为患者带来潜在治愈性疗法,然而它们的开发和制造需要大量资源,可能只会被用于治疗最严重的患者。一款小分子疗法有望为广大患者造福。

目前,Ting博士的团队已经发现了可以激活胎儿血红蛋白的小分子。胎儿血红蛋白在婴儿出生后就不再表达,如果能够使用药物让它们重新表达,可能达到和基因疗法相仿的效果。

Vasanthi Viswanathan(Kojin公司联合创始人兼发现生物学负责人)

Viswanathan博士在哥伦比亚大学和哈佛大学进行癌细胞如何通过重编程,逃避药物治疗的前沿研究。她和她的导师,哈佛大学的Stuart Schreiber博士一起,联合创建了Kojin公司。Kojin开发的平台专注于衡量细胞所处的状态并且根据细胞处于的特定状态开发具有针对性的疗法。发生病变的细胞功能和行为与健康细胞不同,因此通过理解细胞的状态可以将它们与健康细胞区分开来。

该公司最初靶向的细胞状态是铁死亡敏感状态,处于这一状态下的细胞容易出现铁死亡。铁死亡是一种细胞死亡的形式,脂质过氧化导致的连锁反应能够像迅速扩展的野火一样摧毁细胞膜。通过针对铁死亡敏感状态,Kojin能够选择性导致细胞的铁死亡,同时保护有益的细胞。导致纤维化和免疫疾病的细胞,以及出现耐药性的癌细胞经常处于铁死亡敏感状态。该公司去年完成6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北京时间2022年4月27日至29日,在2022年药明康德健康产业论坛上,Kojin公司等多家在2021年获得高额融资的“未来之星”将齐聚一堂,为我们剖析生物医药产业的未来发展机遇,探讨如何突破研发瓶颈。

文中图片均来自上榜者工作机构或个人主页官网

参考资料:

[1] The 20(+1) under 40: Your guide to the next generation of biotech leaders. Retrieved April 19, 2022, from https://endpts.com/the-201-under-40-your-guide-to-the-next-generation-of-biotech-leaders/

免责声明:药明康德内容团队专注介绍全球生物医药健康研究进展。本文仅作信息交流之目的,文中观点不代表药明康德立场,亦不代表药明康德支持或反对文中观点。本文也不是治疗方案推荐。如需获得治疗方案指导,请前往正规医院就诊。

版权说明:本文来自药明康德内容团队,欢迎个人转发至朋友圈,谢绝媒体或机构未经授权以任何形式转载至其他平台。

AAB

上一篇:101期沧海福彩3D预测奖号:直选5*5*5参考    下一篇:柏林联合若出售乐鱼的阿沃尼伊,利物浦将获得10%收益    

友情链接:
  • 苏州太湖旅业发展有限公司
  • 杭州悦骑科技有限公司
  • 浙江永盛集团有限公司
  • 杭州科兰德除湿设备有限公司
  • 浙江苗夫苗木科技有限公司


  • Powered by 洛阳九亿重工集团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2 版权所有